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文|涛哥在跑步

 

各位网友大家好,我叫张小涛,昨天参加了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。

 

昨天早上七点半,我们到达赛场做一些活动准备。当时一直在刮风,气温很低,因为赛场在景区,我们就在景区旁边的小店里取暖休息。九点的时候我们起跑,当时依然还有很大的风,很多人的帽子都被吹跑了。前20公里的都还好,情况都比较正常。

 

到cp2之后就开始出问题了,我算跑得比较快的,在前几名,到达cp2的时候就开始下雨,沿着黄河边跑了一段之后就开始爬升,cp2到cp3是爬升路段,这一段也是出事的地方。

 

在山下的时候已经有风雨,越往上风雨越大,到半山腰的时候雨里开始夹杂冰雹了,一直往脸上砸,我眼睛都开始模糊了,有些看不清路。

 

当时我在路上超了一位叫黄关军的选手,我当时还跟他打了招呼,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摆了摆手,意思就是听不见,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聋哑人,当时他状态已经开始不好了。还有一位来自贵州的吴攀荣的选手,我们从赛程开始就基本在一起跑,到达半山腰之后他开始全身发抖,说话都开始哆嗦,我看他状态也不好,就用胳膊挽着他一起。后来的记忆我也有点模糊,可能是风太大了路太滑了,我们没有办法一起搀着走,因为搀着走我们都要摔倒,慢慢分开了。我当时想着翻过这座山应该就好了,我就赶紧向前跑,这时候我应该是第4,吴攀荣是第5,黄关军是第6,很难过的是到现在为止,前6名只有我一个幸存者了。

 

我在继续往上跑的时候,因为风太大,就一直在摔跤,摔了不下十跤,肢体也比较僵硬,感觉身体慢慢不受控制,摔最后一跤之后我就起不来了。这时候我还有一点意识,我就赶紧拿保温毯披上。之后我就拿出GPS定位器,按了SOS,之后我就昏过去了。

 

在山上昏迷了大概有两个半小时左右,有一位放羊的大叔经过,把我扛到了窑洞里,生了一堆火,把我的湿衣服脱了下来,用被子把我包了起来,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醒了过来,有了意识。

 

当时窑洞里还有其他选手,他们情况都比较轻微,大家一起在窑洞里取暖。因为那个地方不好救援,所以大家等我醒来之后一起走下山。到山底之后,白银的医护人员、武警等等都来了,昨晚也搜救了一晚上。我昨晚在平台发了一个报平安的视频之后就一直没有睡觉,一直在等搜救的消息。

 

我现在除了手发麻之外,就是一些皮外伤了,身体暂无大碍,现在准备回老家跟家人相聚,让他们放心,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。关于这次的意外,作为参赛者我也觉得无比悲痛,在此向所有遇难的同伴们表示哀悼,一路走好!

 

 

 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赵亚姣

赵亚姣

26篇文章 1次访问 6天前更新

财新网博客频道前编辑

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