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赵亚姣 > 为什么过往超级马拉松中的死亡事件甚至更少?

为什么过往超级马拉松中的死亡事件甚至更少?

 
文 | 詹涓(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)
 
如果你被蜜蜂或响尾蛇咬了,你该怎么办?
 
如果你摔伤了,谁会给你用夹板包扎?
 
如果你在跑步过程中感到浮肿,体重增加,你知道这可能属于哪种情况吗?
 
比赛中出现了血尿,需要立刻停赛吗?
 
恶心、呕吐、头痛,这种情况属于体温过高,还是肠胃出了问题?
 
感觉已经出现失温后该怎么自保,是喝一杯热水还是拿雪搓手搓脚?
 
在过去的25年里,越野跑参与者的数量每年平均增长14%,而且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。现在有4300场比赛得到了国际越野跑协会(ITRA)的认可和认证,估计全世界每年有1万场比赛。在过去的五六年里,仅在中国,越野跑项目的数量就从零增长到1500个。
 
但在5月22日甘肃白银“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”中,总共172名运动员参赛,21人因为在比赛中遭遇极端天气不幸身亡,令人们开始反思这类极限赛事的安全性。
 
越野跑本身意味着冒险。这项运动多数在山林间进行,运动员需要在野外面对大风、降雨、低温的气候条件和崎岖陡峭的山脉奔跑100公里(或100英里)。自2008年以来,有超过10名跑步者在进行越野跑时死亡,大多数是因为失温或在恶劣天气下坠崖:2008年在德国的一场越野赛中,在距离终点只有几分钟的一段山路上,一场反常的暴风雪导致两人死亡。第二年,3名选手在法国滑下斜坡后死于失温。2012年和2013年,西班牙和英国有两名选手死于强风和冻雨。
 
但是,经验、专业与审慎的准备,原本有机会将风险降到最低——一项经过精心组织的比赛,最关注的核心事项不是确保运动员打破纪录,而是解决文章一开始时提出的种种意外。
 
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是个最长可达168公里、爬升9400米的著名赛事,这项赛事自2003年创立以来,并没有人出现致命事故——该赛事每年有逾万名志愿者服务,为了避免发生意外,每年都有可能调整路线。同样,著名的环富士山超级越野赛在遭遇恶劣天气时,会随时调整赛程,在2016年和2019年都曾临时缩短比赛。虽然比赛大幅缩水令人扫兴,但因此得以让千余名参赛者能平平安安回家。
 
超级马拉松本身健康吗?
 
超级马拉松听起来令人生畏,许多人需要在极端的温度和湿度中穿过荒野地区,这听起来就不怎么安全,不过现有的研究发现,如果保护得当,这项运动本身并不伤身。
纽约半程马拉松
 
一项关于396名参加7天沙漠超级马拉松比赛的运动员研究发现,令人惊讶的是,他们几乎没有严重受伤。尽管85%的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需要医疗护理,但95%的问题都是轻微的——水泡、肿胀、肌腱炎或脱水。该研究的第一作者,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医学博士布莱恩·克拉巴克(BrianKrabak)报告说,大多数参加这些比赛的人在结束时没有任何明显的损伤。当然,参加比赛的个人通常一开始就状态极佳。
 
克拉巴克的研究集中在短期损伤上。2010年,美国约有50万人至少跑完一场马拉松,全球每年约有7万人跑超级马拉松。对于这数万人可能出现的长期问题,目前的研究结果比较矛盾。
 
其中一项研究调查了1200多名经验丰富的超级马拉松运动员,发现在他们当中高血压和心率不齐的发生率很低,只有不到1%的跑步者被诊断患有心脏病或过去有过中风,很少有人患过癌症,基底细胞皮肤癌是最常见的恶性肿瘤,在跑步者中有1.6%的人患有基底细胞皮肤癌。这一比例通常低于年龄相仿的美国成年人。
 
一个不那么有益的地方是,几乎三分之一的越野跑运动员告诉研究人员,他们经常在跑步后出现过敏或哮喘。研究人员指出,这一发现虽然令人担忧,但也是有道理的,因为他们会花很多时间在户外,这就导致他们更容易暴露在引发过敏和哮喘的环境中。
 
但另一项研究发现,“过度的耐力锻炼”实际上可能会让人们面临永久性心脏损伤的风险,甚至可能导致致命的心血管事件。研究者表示,日常体育锻炼对预防和治疗许多疾病非常有效,包括冠心病、高血压、心力衰竭和肥胖。但锻炼时间并不是越长越好,研究人员指出:“体育锻炼与任何药物一样,都存在一个安全的上限,超过这个上限,体育锻炼的副作用,如肌肉骨骼创伤和心血管压力,可能会超过它的好处。”
 
超级马拉松中的死亡事件甚至更少
 
作为西部州100英里耐力跑(Western States 100 mile Endurance Run)的研究主任,马蒂·霍夫曼博士(Marty Hoffman)是一位国际知名的超级马拉松跑步医学专家,他说,在超级马拉松比赛中死亡的情况很少见,甚至比马拉松比赛中更少见。在全球范围内,超级马拉松的死亡主要是事故、摔倒和心脏问题。
西部州100英里耐力跑
 
原因跟超级马拉松的人群特点和比赛特征有关:大多数马拉松的配速非常快,很多高手上午出门比个赛,中午就回家吃饭了;而越野马拉松需要24-30个小时不间断的前行,即使是跑得最快的选手,有时也会跑跑走走,这就导致他们在比赛全程中的心率并不快。此外,越野马拉松选手多数在40岁以上,他们的年龄和经验意味着在比赛中不会痴迷于速度,整体上也基本上剔除了一些偶尔玩票的爱好者,更加训练有素。
 
越野跑也存在着一些风险。长时间在户外跑步,由于身体长时间暴露在各种环境中,温度调节能力受到影响,所以既有可能中暑,也有可能失温。
 
1982年11月13日,《柳叶刀》杂志发表了首例现代马拉松运动员体温过低的记录病例。
 
事故发生在1982年10月,当时一名47岁的男子在距离格拉斯哥马拉松比赛终点线不到30米的地方摔倒了。比赛主要在12°C的干燥条件下进行,这位参赛者的直肠温度为34.3℃(正常情况下为37℃)。他在12天后死于心脏病,体温过低可能是导致心脏病的原因之一。
 
2008年7月,德国《明镜周刊》报道了两名年龄分别为41岁和45岁的登山运动员在距离德国最高山峰祖格斯匹兹(Zugspitze)的终点线仅差10分钟时,遇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夏季暴风雪,“死于体温过低和疲劳”。
 
除此之外,暂时性视力模糊、昆虫叮咬、摔伤和擦伤在越野跑中都是很常见的。
 
参加超级马拉松的运动员在完赛时通常都会减掉一些体重,这主要与体液流失和能量储存的消耗有关。但现在一些考虑周全的越野跑比赛还会在100公里的比赛前后为所有参赛者称重,如果有人的体重不轻反增,那就是水分过剩的潜在迹象,而它可能在提醒人们,运动员可能发生了过量饮水,导致出现低钠血症,出现这种问题,轻则会出现恶心或头昏眼花。更严重的病例可表现为意识混乱、呕吐、癫痫,严重者可出现脑水肿或肺水肿。
 
其他有可能致命的问题还包括横纹肌溶解、急性肾脏损伤等。但霍夫曼说,在跑步者中从未有过死于这种疾病的报道。
 
靠谱的主办方能保命
 
随着越来越多的跑步者参加马拉松和山地跑步活动,一些系统的研究强调了后勤保障的作用。
 
最重要的一点是:选手需要有强制装备,为自己的安全负责。
 
以下为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的强制装备要求,可以看到,主办者对于运动员携带的饮水、食物和衣着均由严谨的规定。
这也是得到了科学研究证实的。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的马丁·伯采尔博士(Martin Burtscher)及其同事进行的一项研究强调了这样一个事实:即使是轻便的防风衣服也能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防止体温过低。
 
他们发现,在寒冷的天气里,风衣外套、帽子、手套和轻型裤子有助于提高核心温度,避免迅速失温。
 
相比之下,此次黄河石林越野赛的强制携带装备如下,可以看到,除了救生毯,并没有要求携带其他防风防寒装备。
许多超级马拉松都有重大障碍,如恶劣的天气、海拔变化或崎岖的地形。通常情况下,平均每5到8公里就有一个补给站,跑步者可以在那里补充食物和饮料,或者休息一会儿。即使全部路段都是下坡路,补给站的间隔也不应该超过10公里,而爬坡路段补给站通常在8公里以内。
 
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设得甚至更密集,因此赛程总长度104.2英里,为了确保沿途运动员的安全,总共设了30个补给站,最长间隔6.4英里,最短间隔1.9英里。
但黄河石林越野赛从第二到第三打卡点不通车,8公里爬升1000米的路段只有两个志愿者负责打卡,没有补给,也没有帐篷和医疗人员。在此次灾难中,20余名精英运动员都是在这个路段不幸遇难。
 
除此之外,在比赛中及时根据天气调查赛程同样重要。在环富士山超级越野赛,2016年比赛延迟开赛2小时后,现场宣布赛程将缩短至A3,共49公里。开赛后,赛道天气变得愈发恶劣,组委会当即更改赛道,赛程再次缩水至44公里。2017年该赛事停办,2019年,2400人规模的比赛开跑27小时之后,组委会因大雪恶劣天气,宣布比赛终止。
 
而在黄河石林越野赛,比赛下午1点左右出现冰雹、冻雨、大风灾害性天气,大量运动员遭遇身体不适、失温等情况。下午3点34分,消防队接到报警。晚上七八点钟,救援人员最终发现了部分运动员的遗体。为什么没有更早做出应急预案?目前没有解释。
 
文章来源于“纽约时间”(NYandBeyond)微信公众号(2021年5月25日),原题为“致命越野跑”,财新博客经授权转载。
 



推荐 19